全国统一热线
当前位置:5123五湖四取四海之财 > 励志文章 > 南行杂记

南行杂记

文章出处: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8-09-20 01:25

  前些日子回南方去,曾在“天津丸”中写了一篇通信,登在本《草》上。后来北归时,

  

  又在“天津丸”上写了一篇,在天津东站亲手投入邮筒。但直到现在,一个月了,还不见寄

  

  到,怕是永不会寄到的了。我一点不敢怪邮局,在这个年头儿;我只怪自己太懒,反正要回

  

  到北平来,为什么不会亲手带给编辑人,却白费四分票,“送掉”一封虽不关紧要倒底是亲

  

  手一个字一个字写出的信呢?

  

  我现在算是对那封信绝了望,于是乎怪到那“通信”两个字,而来写这个“杂记”。那

  

  封信仿佛说了一些“天津丸”

  

  中的事,这里是该说青岛了。

  

  我来去两次经过青岛。船停的时间虽不算少却也不算多,所以只看到青岛的一角;而我

  

  们上岸又都在白天,不曾看到青岛的夜——听说青岛夏夜的跳舞很可看,有些人是特地从上

  

  海赶来跳舞的。

  

  青岛之所以好,在海和海上的山。青岛的好在夏天,在夏天的海滨生活;凡是在那一条

  

  大胳膊似的海滨上的,多少都有点意思。而在那手腕上,有一间“青岛咖啡”。这是一间长

  

  方的平屋,半点不稀奇,但和海水隔不几步,让你坐着有一种喜悦。这间屋好在并不像

  

  “屋”,说是大露台,也许还贴切些。三面都是半截板栏,便觉得是海阔天空的气象。一溜

  

  儿满挂着竹帘。这些帘子卷着固然显得不寂寞,可是放着更好,特别在白天,我想。隔着竹

  

  帘的海和山,有些朦胧的味儿;在夏天的太阳里,只有这样看,凉味最足。自然,黄昏和月

  

  下应该别有境界,可惜我们没福受用了。在这里坐着谈话,时时听见海波打在沙滩上的声

  

  音,我们有时便静听着,抽着烟卷,瞪着那袅袅的烟儿。谢谢C君,他的眼力不坏,第一次

  

  是他介绍给我这个好地方。C君又说那里的侍者很好,不像北平那一套客气,也不像上海那

  

  一套不客气。但C君大概是熟主顾又是山东人吧,我们第二次去时,他说的那一套好处便满

  

  没表现了。

  

  我自小就听人念“江无底,海”这两句谚语,后来又读了些诗文中海的描写;我很

  

  羡慕海,想着见了海定要吃一惊,暗暗叫声“哎哟”的。哪知并不!在南方北方乘过上十次

  

  的海轮,毫无发现海的伟大,只觉得单调无聊,即使在有浪的时候。但有一晚满满的月光照

  

  在船的一面的海上,海水黑白分明,我们在狭狭一片白光里,看着船旁浪花热闹着,那是不

  

  能忘记的。而那晚之好实在月!这两回到青岛,似乎有些喜欢海起来了。可是也喜欢抱着的

  

  山,抱着的那只大胳膊,也喜欢“青岛咖啡”,海究竟有限的。海自己给我的好处,只有海

  

  水浴,那在我是第一次的。

  

  去时过青岛,船才停五点钟。我问C君,“会泉(海浴处)怎样?”他说,“看‘光腚

  

  子’?穿了大褂去没有意思!”从“青岛咖啡”出来时,他掏出表来看,说:“光腚子给你

  

  保留着回来看罢。”但我真想洗个海水澡。一直到回来时才洗了。我和S君一齐下去,W君

  

  有点怕这个玩意,在饭店里坐着喝汽水。S君会游泳走得远些,我只有浅处练几下。海水最

  

  宜于初学游泳的,容易浮起多了。更有一桩大大的妙处,便是浪。浪是力量,我站着踉跄了

  

  好几回;有一回正浮起,它给我个不知道冲过来了,我竟吃了惊,茫然失措了片刻,才站起

  

  来。这固然可笑,但是事后真得劲儿!好些外国小孩子在浪来时,被滚滚的白花埋下去,一

  

  会儿又笑着昂起头向前快快游着;他们倒像和浪是好朋友似的。我们在水里呆了约莫半点

  

  钟,我和S君说,“上去吧,W怕要睡着了。”我们在沙滩上躺着。C君曾告诉我,浴后仰

  

  卧在沙滩上,看着青天白云,会什么都不愿想。沙软而细,躺着确是不错;可恨我们去的时

  

  候不好,太阳正在头上,不能看青天白云,只试了一试就算了。

  

  除了海,青岛的好处是曲折的长林。人真“有根”,长林是长林,专为游览,不许

  

  造房子。我和C君乘着汽车左弯右转地绕了三四十分钟,车夫说还只在“第一公园”里。C

  

  君说,“长着哪!”但是我们终于匆匆出来了。这些林子延绵得好,幽曲得很,低得好,密

  

  得好;更好是马随山高下,俯仰不时,与我们常走的“平如砥,直如矢”的迥乎不同。青

  

  岛的马大都如此;这与“向‘右’边走”的马规则,是我初到青岛时第一个新鲜的印象。

  

  C君说福山的住屋,建筑安排得最美,但我两次都未得走过。至于崂山,胜景更多,

  

  也未得去;只由他指给我看崂山的尖形的峰。现在想来,颇有“山在缥缈间”之感了。

  

  九月十三日夜

  

  (原载1930年9月22日《骆驼草》第20期)

  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

  

此文关键字:励志文章
首页 | 散文文章 | 励志文章 | 优质文章 | 励志故事 | 网站地图